几步外,韩泰安看了看手表,已经凌晨3点了,依照他们之前的计划,具希影必须在早上7点之前赶到忠清道北的薇珍市,从这里的港口上船,前往济州岛。

但是现在来看,金成泰那边显然误了时间,联想到今晚上他们的行动,韩泰安心中已经生出几个可能,要么金成泰干掉崔却虎被抓了,要么就是失败了,于是他来到具希影跟前,说:“再等下去只会影响接下来的行动,不如走吧!”

“再等1会吧!”具希影略有思考给出这个回答,韩泰安心知经过原州市的这件事具希影和朴关戎那边生出不可扭转的关系裂痕,唯1金成泰这边能够真切的被她使用,想来具希影不愿意放弃自己的代言人,最终韩泰安不再多什么。

又过了2十来分钟,韩泰安估算着路上可能出现的意外和薇珍市港口的海船等待状况,他决定立刻离开,于是韩泰安这次没有再询问具希影的态度,直接冲姜灿亚等人道:“出发!”

闻声,姜灿亚等人相互看了1眼,纷纷上车,这让还在车里休息的具希影有些愤怒:“我说过再等会儿!你们这些蠢货听不懂?”

“总接待,韩哥让我们出发的!”姜灿亚有些委屈的回答,迎接他的确实具希影的1巴掌,跟着具希影下车走到韩泰安跟前怒声:“我说再等1会儿!”

对视之下,韩泰安没有任何的退让:“影姐,我的职责永远都只有1个,那就是保证你的安全,现在金成泰的明显出问题了,你没有理由陪他1块去掉入坑里!”

正说话着远处驶来1辆车,姜灿亚等人立刻上前做好准备,等到车子停下,黄鸣子和全永3将金成泰抬下来,从他身上包扎的情况看,黄鸣子2人自然是先将金成泰送往私人医院进行了救治,让后马不停蹄的转来这里,瞧着几人的模样,韩泰安走到跟前,低头看去,问:“金成泰是不是死了?”

“没有!”全永3道:“崔却虎被我们干掉了,其它人已经按照计划被警查抓了,不过金成泰前辈被崔却虎近距离开枪打中,虽然穿了防弹衣,可还是伤的不轻!”

听到这话,具希影走过来看了1眼,道:“带上他,我们走!”

对此韩泰安犹豫那么1瞬间,可能是想到了什么,他上前接手金成泰,示意姜灿亚等人把这个昏死不明的家伙给抬上越野车,黄鸣子和全永3想要跟来,结果具希影却道:“你们就不用跟着来了,带着这些钱,去找个安全的地方待上1年,1年以后,你们如果还活着,我会派人联系你们!去做该做的事!”

看着满满1旅行袋的钱,黄鸣子没有说什么,直接上车,全永3虽然有些不安,可看着韩泰安这些人警惕的态度,再加上金成泰之前的交代,全永3只能作罢,等到具希影这些人离开,全永3坐在副驾驶上问:“接下来该怎么办,按照计划李哲海他们都会被起诉,我们不能回去找麻烦!”

“不是我们该怎么办!是你自己该怎么办!”黄鸣子已经将袋子里的钱分作两份,1份他放到脚边的纸盒子,1份扔用袋子扔给全永3:“拿上你的钱,下车!”

“什么?”全永31愣,可是黄鸣子1脸狠劲的模样完全不像开玩笑,最终他只能照办,直到1辆过路的车驶来,全永3才算摆脱这个鬼地方!

清晨,忠清北道薇珍市的港口,1辆私家游轮正在码头听着,当具希影1行人从车上下来,码头的管理员立刻跑过来:“您来了,您的船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出发!”

具希影没有理会,身旁的韩泰安1个眼色,姜灿亚递上1摞钱,管理员很高兴的带着具希影这些人走到6号出船口:“这就是那艘船!”

“没你的事了!”韩泰安发话,管理员乐呵呵的离开,随后具希影1行人上船,至于金成泰,这会儿已经苏醒,姜灿亚令人抬着担架将他放到船舱,就出去了,金成泰缓了好1会儿劲儿,总算挺起身子,结果具希影进来道:“你断了3根肋骨,还有其它伤,如果是我,我就不会乱动,否则在船上这段时间,真要发生什么情况,你只能等死了!”

听到这话,金成泰打算动弹的心只能快速平静下去,只见具希影靠在1旁道:“刚刚接到消息,原州市基金会大楼动乱1事已经由警察厅的人给特别处置,其中地检赵东赫将所有参与人员给起诉逮捕,朴关戎也史无前例的对这起事件进行公众讲话,估摸着最多两3天,参与事件的所有人都会得到应有的判决!”

“好1出卸磨杀驴的勾当!”金成泰有些无奈的说:“幸亏之前你提醒了我,现在就算那些人想要从中捞功,我想那些记者也足够他们喝1壶!”

瞧着金成泰的模样,具希影眉头紧锁,像是在考虑什么,约莫数息,具希影突然露出嘲讽的笑容:“你说你为什么做事前总是为鄙人考虑,这会像枷锁1样牢牢套在你的脖子上,稍不留神就会要了你的命!”

“那又如何!”金成泰道:“如果不是我的这种选择,我想我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被人搭救乘船前往济州岛,而且我想你也是看中我的这种为人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