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别感谢,木夕熙的1张推荐票,砚小殊的1张推荐票,尚沐晚的3张推荐票,天尸夜寒的8张推荐票,万分感谢。)

而她身体右边的,那个,之前,站在奥莱虾,身体右边的金发美女,在听了她的话,以后。

不由得,就也是,用一脸失望,外加,有一点遗憾,和,想念的表情,看着,最后出来的,这个金发美女。

有一点无奈的,耸了耸,自己的肩膀的,说道。

“我也是。”

“虽然,我是第一个出来的,但是,之前,出来的时候,也是,一根毛,都没有看见。”

“大概,那个,光不出溜的臭小子,真的已经,被咱们的谷主,给带着,飞走了吧?”

一边这么说着,只见这个,之前,站在奥莱虾,身体右边的金发美女,又在自己的,那一张,美丽的脸上,露出了,一脸失望,遗憾,和,想念的表情,之后。

不由得,就又是,用,有一点无奈的表情,看着山谷外面的方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的,说道。

“唉!......”

“早知道,我之前,早一点出来,就好了?”

“现在,想看,也没得看了啊?......”

说到这里的,这个之前,站在奥莱虾,身体右边的金发美女,一边看着,山谷外面的方向,一边,就又是,露出了,有一点无奈,和,遗憾的模样。

而她,身体左边的,那个之前,站在奥莱虾,身体左边的金发美女,在听了,自己的,这个好姐妹的话,以后。

不由得,就也是,用,有一点无奈的表情,一边看着,山谷外面的方向,一边,就跟着,叹气的说道。

“唉!......”

“谁说不是呢?早知道,我之前,快一点,追出来,就好了?”

“而且,要是早知道,那个光不出溜的臭小子,会离开的,这么快,我之前,多看他两眼,就好了?”

说到这里的,这个之前,站在奥莱虾,身体左边的金发美女,又再想起了,这一件事情,之后。

不由得,就又是,有一点不满的,和,感觉,有一点生气的,跟自己,身体两边的,这两个好姐妹,说道。

“你们说,咱们的那个谷主,也真是的......”

“他为什么,就不能,让那个,光不出溜的小子,跟我们,先告个别?然后,再带他走呢?”

“难道,就连,这一丁点的时间,他都等不及了吗?”

虽然,这个,之前,站在奥莱虾,身体左边的金发美女,对她们的,那位,“受人爱戴”的谷主,发表了一番,不满的言论。

不过,在扭头,向着山谷外面,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什么动静,觉得,自己家的那个谷主,真的,已经走了,之后。

同样,对自己家的,那个谷主,没有让奥莱虾,跟她们告个别,而感觉到,有一点不满的,那个之前,站在奥莱虾前面的,金发美女。

“呼!”

先是露出了,一脸放心的表情,然后,就也是,用有一点无奈的表情,一边看着山谷外面的方向,一边,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的,说道。

“唉!......”

“说的是呀?”

“谷主,真是,太讨人厌了,你说?他老着什么急啊?就不能,让那个光不出溜的小子,跟我们,告个别,再走吗?”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

“要是,真的,想再见到,那个光不出溜的小子,看样子,也就只能,等谷主,报完仇以后,再说了啊?”

在听了,这个之前,站在奥莱虾,前面的,金发美女的的话,以后。

只见,觉得,很有道理,感觉,也就只能这样了的,另外的,那两个金发美女,就也是,再一次的,用一脸遗憾,和无奈的表情,异口同声的,点头说道。

”是呀?......”

然后,这三个,站成一排的,站在,她们身后的,那个没有石门的,石门,前面的,金发美女。

又再互相的,看了一眼,之后,不由得,就又是,用一脸无奈,和遗憾的表情,齐齐的,一垂脑袋的,叹了一口气。

“唉!......”

“唉!......”

“唉!......”

正当,这三个字金发美女,因为,没有,与,奥莱虾,告别,和,在奥莱虾,临走之际,来得及,多看奥莱虾,一眼。

而在这里,用一脸遗憾,和无奈的表情,异口同声的,叹气的时候。

另一边的,奥莱虾,和,奥莱虾,身体左边的,伸手隔空抓着奥莱虾,在大海上面的,半空当中,飞行的,那个声音威严的中年人,也没有闲着。

咻!

而是,在咻的一声,破空的声音当中,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