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绩只是攥着那根银钉,又在克拉肯的眼眶里狠狠搅了1搅。

丢下那颗死人头,罗绩看着那颗脑袋就此化作黑色灰烬。

与此同时,克拉肯的无头身体也燃烧了起来。

星星点点的余烬在这具躯体上同时出现,上1秒时那还是1具雄壮的身体,下1秒时它便向下塌陷,变成1蓬黑灰。

立志要成为世界之王的男人,就这样变成了灰烬,而罗绩也终于有机会处理自己的伤势。

现在他最重的伤在左颈处,其实他被克拉肯吸走的血不算太多,最多只有100毫升左右。

不过他颈部动脉上的伤口可是1直在飙血,所以罗绩知道自己已经流了很多血,现在他的上衣就快被血浸湿了。

找到之前被吸血鬼抖落在地上的装备,罗绩从中找到了插在腰带上的止血喷雾。

长生种无法容忍任何浪费血液的现象,因此新时代的止血手段远比旧时代时更为先进。

用那管喷雾对着脖颈处的伤口1通狂喷,大量的泡沫就覆盖住了罗绩的伤口。

这些泡泡才刚与空气接触,就迅速凝结起来。

1开始时它们还如同果冻般粘稠,没有多久它们就开始变成固体,封住了罗绩脖子上的血洞。

甩了甩有些晕乎的脑袋,罗绩发现自己的问题有些严重。

也幸亏他有止血喷雾这样的好东西,不然他就真的危险了。

颈部的动脉可是人身上最重要的几处大血管之1,这个地方的伤口可不是用手或是几卷绷带就能堵上的。

顾不得地上是否肮脏,罗绩顺势坐在了地上。

他又在那条腰带上摸了几下,然后从中找出1支软质的玻璃管来。

这就不是扎古给他的装备了,这是小女巫的炼金药剂。

这支玻璃管里的药剂其实就是某种兴奋剂,它能够让使用者在几分钟的内就忘记疲惫,重新恢复状态。

这种兴奋剂虽然好用,但副作用也不小。

只要过了药剂的有效时间,使用者就会陷入比正常状态下更长时间的疲惫。

兴奋剂在军队之中非常常见,当吸血鬼需要人类军队连续作战时,军官们就会逼迫人类士兵使用兴奋剂。

不管是那些士兵是否愿意,他们都必须给自己注射,或是服用发给他们的药片。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些炮灰忘掉恐惧,以更好的状态为他们的主人卖命。

若是有人胆敢不服从,那是会被军官枪毙的。

蕾妮的药剂就有这种效果,不过它还是与军中使用的兴奋剂有很大不同。

军队里的兴奋剂都是化学合成,为了控制成本,其纯度可想而知,所以有的时候它们的作用还不如副作用更明显。

蕾妮的这种药剂就是由纯粹的植物原料萃取而成,所以相对来说就温和许多,而且还不会上瘾。

这当然是只能用来应急,而现在就是到了必须使用的时候。

罗绩知道自己赢了这场决斗,但他接下来却还得走出王座之厅,去面对外面那些长生种。

谁也不知道那时会发生什么,所以他必须要以最好的状态走出去。

这样的准备并不是说罗绩不信任黛芙妮温莎,而是他得对自己和蕾妮负责任。

罗绩决不愿意把自己的安全寄托在别人身上,哪怕那是黛芙妮,也绝不可以。

打开那玻璃管的塞子,罗绩将其中的褐色液体1饮而尽。

带着奇怪清凉味道的炼金药剂才刚喝下去,他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种炼金药剂不可能为了调和口味而使用甜味剂和香精,所以其口感真是1言难尽。

不过小女巫的秘药也确实效果明显,只是等了5分钟左右的时间,罗绩就感到自己的精神重新又抖擞起来。

检查了1下自己那脱臼的右臂,罗绩咬了咬牙。

他不是左撇子,他也只是接受过1些用左手用枪的适应性训练,而这是远远不够的。

此时罗绩可不敢拖着1条无法用的右手,走出那扇大门,所以他必须要对自己狠1些了。

脱掉自己上身的衣服,罗绩慢慢摸索着右臂上的肌肉,让自己以最快速度放松下来。

做为前精锐部队的士兵,他们都需要学习人体解剖学。

这样的科目并不是要让他们成为多好的医生,而是只有熟悉人体结构,才能让他们在杀人时效率更高。

罗绩对人体构造相当了解,而这就在理论上有足够的支持。

至于实践,那就约等于0了。

罗绩只学过如何扭断别人的关节,肯定没学过再怎么装回去。

不过考虑到装关节和卸关节差不多就是1回事,所以罗绩觉得他应该能行的。

回想着曾经接受过的培训,罗绩开始动手。